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律师介绍 专业领域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 付费咨询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首 页 -> 最新文章 -> 郑志刚:金融科技公司的治理问题
郑志刚:金融科技公司的治理问题
发布者:admin     浏览次数:26     发布时间:2020/11/25

作者按:
随着金融科技公司的兴起,长期困扰金融业务开展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在逐步缓解,金融脱媒的进程在悄然加速。在不知不觉中,社会向客户提供的金融服务“升级了”:从原来单纯通过银行中介的间接融资,现在演进为金融科技公司与传统商业银行的合作贷款,未来更是“金融脱媒”到基于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信贷交易平台的借贷双方的直接融资。而金融科技公司的平台性质和业务特质决定了其将选择与传统商业银行完全不同的治理构架。
作    者:郑志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
来    源:本文首发FT中文网(11.23),转载自“公司治理现代观点”
本文共计2344字数,阅读约需要6-8分钟。

金融科技企业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纵深发展应运而生。它的核心使命是借助互联网技术的大数据的数据结构和云技术的计算能力来解决长期困扰金融业务开展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传统上,由于信息不对称,需要获得资金支持的借款人并不清楚可以从哪儿获得她所需要的资金,而贷款人则并不清楚怎样才可以把他闲散的资金有效利用起来。他们共同找到一家叫做“银行”的中介结构。银行把贷款人闲散的资金以低的储蓄率吸收进来(比如说3%的年利率),然后再以较高的贷款利率(比如说5%)把这笔资金贷给借款人。存贷款的利息差构成银行稳定的利润来源(2%)。

如果此时借款人能够清楚地知道哪位贷款人具有闲散资金,二者直接签署借贷协议,那么,对于借款人可以以低的贷款利率(比如4%,低于通过银行的5%)获得这笔贷款,而对于贷款人则可以获得更高的资金回报(比如4%,高于银行支付的储蓄利率3%)。因而,在金融实践过程中一个始终努力的方向是“金融脱媒”。而金融脱媒的关键是信息不对称的减缓,甚至消除。一定意义上,金融科技企业的出现使的借贷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减缓,进而金融脱媒以高级的方式得以实现。

上述讨论表明,金融科技企业的性质是借助互联网技术基于借贷人信贷记录识别借贷人信用能力以降低信息不对称的科技公司,只不过是涉及借贷业务而已;它显然不同于传统的银行,依赖抵押担保发放贷款,依赖特许的存款业务吸收存款。作为金融科技公司,一个理想的业务流程是提供基于互联网技术保障实现的对借贷双方信用的精准识别,通过搭建“交易平台”,让借贷双方直接完成借贷业务,实现直接融资和彻底金融脱媒。如果说淘宝等电商通过提供商品交易平台,使消费者和商家透过中间的批发零售环节直接完成商品交易,那么,金融科技公司未来努力的方向应该是通过提供信贷交易平台,让借款人和贷款人直接完成借贷交易,实现所谓“借者直接借,贷者直接贷,没有中介商赚利贷差”。

尽管受到信息技术发展的局限,目前的金融科技公司更多停留在与传统商业银行合作贷款业务上。例如,蚂蚁集团通过与400 多家银行合作放贷完成了2019 年底规模达到2 万亿元的信贷规模。尽管尚未成为金融完全脱媒的纯粹信贷交易平台,但蚂蚁与商业银行之间的合作放贷事实上完成了一项信贷业务的深度专业化分工,实现了融资效率改善和二者之间的合作共赢。一方面,由特许开展存款业务的商业银行负责吸储提供信贷资金;另一方面由蚂蚁借助金融科技手段识别潜在的客户,帮助传统商业银行开展贷款业务和提高银行的融资效率。这事实上是400 多家银行愿意选择与蚂蚁合作放贷背后的原因。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P2P很大程度依然是在互联网金融外衣包装下的传统银行存贷款业态的延伸,而并非像金融科技公司一样通过大数据的金融科技手段识别潜在客户的信贷能力,并通过“进入黑名单”,影响关联业务开展等方式对违约者进行声誉惩罚和集体惩罚。按照《经济学人》的报道,“蚂蚁集团的信用风险模型包含了3000多个变量,其自动化系统可在三分钟内决定是否发放贷款”。

金融科技公司的平台性质决定了其信贷业务的开展并不完全像传统银行一样。例如,金融科技公司对潜在客户信用能力的识别是基于大数据的信用记录,而不是银行贷款业务开展通常需要的抵押担保;金融科技公司作为平台涉及信贷交易的结算,甚至仅仅交易记录,但并不涉及自身太多的资金投入,因而并不需要像银行一样需要向央行缴纳资本金;金融科技公司帮助借贷双方实现直接融资,这就如同朋友之间的借款,由于外部性有限,也许并不需要监管方的必然介入。等等。

金融科技公司的上述业务特质决定了其治理结构与传统银行是不完全相同的。银行资本金准备和经营风险承担的要求往往需要出资者持有银行较大的股份,在治理结构中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而金融科技平台的平台性质和科技企业属性决定了人力资本的持续投入和技术创新的重要性。因而在金融科技平台在的公司治理制度设计中,一方面可能会采用投票权配置权重适度向管理团队倾斜的“同股不同权构架”,另一方面将更加普遍和频繁地使用股权激励计划激励员工。

事实上,蚂蚁集团作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正是遵循上述原则完成了基本的公司治理制度设计和安排。蚂蚁通过形成三级的有限合伙构架,一方面使执行合伙事务的普通合伙人的实控人代表有限合伙人履行对所持有的蚂蚁股票的表决权,实现控制权配置权重适度向管理团队倾斜;另一方面,则使有限合伙构架中的有限合伙人成为经济激励计划的受益者,使控制权加强和激励员工的功能在有限合伙构架下得以完美组合。作为对照,传统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更多是国有资本作为控股股东或主要股东,更多奉行的是“同股同权原则”。

概括而言,随着金融科技公司的兴起,长期困扰金融业务开展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在逐步缓解,金融脱媒的进程在悄然加速。在不知不觉中,社会向客户提供的金融服务“升级了”:从原来单纯通过银行中介的间接融资,现在演进为金融科技公司与传统商业银行的合作贷款,未来更是“金融脱媒”到基于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信贷交易平台的借贷双方的直接融资。而金融科技公司的平台性质和业务特质决定了其将选择与传统商业银行完全不同的治理构架。



  上一篇:董事会秘书任职资格培训参考资料
  下一篇: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省属国有工业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


版权所有:证券律师
电话:1860063940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和东路20号院正大中心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