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律师介绍 专业领域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 付费咨询 联系我们
最新文章
首 页 -> 最新文章 -> 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谈判代表、谈判过程、前期尽职调查过程
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谈判代表、谈判过程、前期尽职调查过程
发布者:admin     浏览次数:18     发布时间:2020/9/30

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谈判代表、谈判过程、前期尽职调查过程,细节是 

华懋科技(603306)

 
关于本次控制权转让事项的筹划是否审慎
(1)本次控制权转让事项的谈判代表
本次控制权转让事项,由公司实际控制人赖敏聪先生在控股股东金威国际董事会授权下全权负责,具体包括:拟转让股份的比例、交易价格以及交易方式。疫情期间商务交流活动受到影响,当事双方无法见面会商,因此由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初全、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陈少琳作为转让方代表。
(2)本次控制权转让事项的谈判进程
2020 年 4 月 13 日,华为投资代表林晖赴公司,初次洽谈受让股份及控制权变更事宜,并提出股份转让及控制权转让的主要条款,再由张初全、陈少琳通过微信就华为投资提出的交易条件向赖敏聪先生进行汇报,由赖敏聪先生决定是否接受或者提出其他的交易条件。
2020 年 4 月 27 日,经此前多次沟通磋商后,华为投资代表林晖赴公司,就股份转让及控制权变更的主要条款和人民币 2,000 万元诚意金安排与实际控制人赖敏聪先生、赖方静静女士进行了连线磋商。
2020 年 4 月 30 日,双方初步达成意见将合作意向的主要条款和人民币 2,000万元诚意金安排,明确为股份转让框架协议。
2020 年 5 月 4 日,华为投资代表林晖赴公司,经张初全、陈少琳连线,与实际控制人赖敏聪先生、赖方静静女士对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条款进行了最后沟通和修改定稿,并于当日以视频见证方式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
(3)前期尽职调查过程
在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之前,公司及控股股东就收购方身份、主体资格、资金来源和履约能力、收购对公司经营稳定性等进行必要的评估和尽职调查:
1)关于收购方主体资格
A、在沟通协商过程中,转让方代表多次向华为投资代表问询其身份背景、工作履历、拟受让方的主体情况。华为投资代表承诺,确保拟受让方将依法设立并有效存续,具备收购上市公司的主体资格。
B、转让方代表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企查查、信用中国网、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中国裁判文书网、网络搜索引擎等查询华为投资的基本情况、资信情况、对外投资情况、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情况等事项。
C、转让方代表通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查询华为投资控股股东袁晋清的工作履历,通过网络搜索引擎查询华为投资代表林晖的工作履历。
转让方代表在签订框架协议前就受让方主体资格通过询问、查询网络平台获取受让方代表承诺的方式进行了调查,及时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并做了相关重大风险提示,但签订意向性框架协议时,受让主体尚未设立,相关尽调不足以确认受让方主体资格,欠缺审慎。
2)关于收购方资金来源
在沟通协商过程中,转让方代表多次向华为投资代表询问收购资金来源,收购方表明主要意向出资人已初步了解企业,需要相关审批流程,有待相关信息明确后进一步披露。签订框架协议前,针对收购方资金来源,转让方代表一方面与受让方沟通了解意向出资人的基本情况及拟出资金额,根据华为投资说明,在洽谈收购华懋科技意向前,由华为投资牵头济南出资方及其他出资人协商收购另一家上市公司控制权,但是该次收购未完成,而后准备收购华懋科技,在签订框架协议前,已有出资方和资金来源,详见本监管函“问题一”之“(一)”之“6、问题三”之“(3)”,另一方面要求受让方在框架协议中出具了相关承诺“华为投资确保其指定的受让方具备受让标的股份和成为上市公司股东的主体资格与实质性条件,不存在《收购管理办法》及相关中国法律法规中规定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其进行本次交易的资金来源合法合规”。
转让方代表对收购资金来源与收购方进行了一定调查,获取了受让方代表出具的相关承诺并确定了主要的出资来源为济南出资方,但在受让主体尚未成立情况下相关调查不足以明确出资来源,关于出资来源的调查,欠缺审慎。
3)关于财务顾问的聘请
受让方的财务顾问虽然于 5 月 7 日签署了保密协议并进场协助尽调,但签订框架协议时,受让方尚未完成聘请财务顾问的程序,转让方代表在受让方未聘请财务顾问情况下签订框架协议,欠缺审慎。
4)关于收购方履约能力
A、在沟通协商过程中,转让方代表多次向华为投资代表询问拟受让方的资信状况和履约能力,收购方多次表明收购资金筹措不存在障碍。
B、为评估华为投资的购买诚意及履约能力,转让方提出华为投资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前,需支付诚意金 2,000 万元,如华为投资终止交易,转让方有权没收全部诚意金。华为投资已按时支付诚意金。
5)关于收购完成后公司经营稳定性
控制权变化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公司拥有较为完整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实际控制人变更亦不会影响公司主要客户和订单情况。
1、公司拥有较为完善的现代企业管理体系和成熟的职业管理团队
公司设立初期,赖敏聪夫妇年岁已高,因此更多将业务开拓及经营管理权利下放至管理层。2014年9月26日,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依照上市公司规定进一步完善了相关管理制度及管理体系。2018年4月,公司创始人赖敏聪、赖方静静辞去董事职务。本次交易前原实际控制人赖敏聪、赖方静静、王雅筠在上市公司未担任任何职务,上市公司已实现了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拥有较为成熟的职业管理团队,公司已成为国内最大的被动安全系统的二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占国内市场份额约33%。
2、保持现有管理团队的稳定,保障公司的持续经营,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
在沟通协商过程,公司及控股股东就本次交易完成后关于公司管理层的稳定、公司持续经营以及未来发展的战略规划多次向华为投资进行详细的问询。华为投资承诺基于公司业务的特殊性,以及公司管理层的良好经营成绩,承诺“在本次收购完成股份过户登记手续后,充分沟通和尊重现有董事及经营管理人员意愿,在友好协商基础上通过提名选任程序保留部分现有董事,并尽最大努力保持现有经营管理人员的稳定,保障公司现有经营业务的持续稳健发展,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
综上所述,控股股东及受让方在受让方尚未完成设立、未明确收购资金来源、未聘请财务顾问的情况下,筹划签订了框架协议并公告了本次控制权的转让事项,欠缺审慎。
2、关于相关信息披露
交易过程中受决策、政策、商业谈判等客观因素综合影响,本次权益变动中框架协议至正式股份转让协议的主要条款发生了较大幅度变化,具体变化原因参见“问题三”之“(1)”;上市公司主要出于相关变动未接到控股股东签订正式协议的通知,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故未公告相关信息,其中,自 5 月 4 日签订框架协议至 8 月 17 日,相关协议条款均在协商中,转让双方未达成一致亦未签订协议明确;2020 年 8 月 18 日华为投资通知转让方、转让方代表济南晟泉因无法满足转让方的要求退出,同日,华为投资成立东阳华盛并开立基本账户;2020 年 8月 20 日东阳华盛及宁波新点需支付的交易对价全额到账;2020 年 8 月 21 日,转让双方签订正式收购协议。虽然自 8 月 18 日至 8 月 21 日,相关事项变动较大,但时间隔较短,控股股东、转让方代表考虑到交易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为避免误导投资人暂未披露相关交易的变化,尽快完成了正式协议后予以公告。
综上所述,关于本次控制权转让的相关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但是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相关规定“重大事项发生可能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其他进展或者变化的,及时披露进展或者变化情况。”而本次权益变动中框架协议至正式股份转让协议的股份受让方、金额、比例等主要条款均发生较大幅度变化,未充分、及时地向市场明确预期,虽相关变动未达成一致并签订相关协议确认,但受让方未将协商过程中的可能变动以及潜在风险及时通知上市公司并履行相应信息披露义务。
3、本次控制权转让已进行了充分风险提示、及时地向市场明确预期
2020 年 5 月 4 日控股股东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5 月 8 日公司公告控股股东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并且分别于 5 月 9 日、5 月 14 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编号为 2020-026、2020-028,就华为投资与深圳华为无任何关联关系、未取得拟受让方的营业执照、合伙协议、拟受让方的合伙人出资意向书、出资证明等相关资料,受让方尚未聘请财务顾问,本次的交易完成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方面进行充分的重大风险提示,及时让市场明确事件的真实性,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公司密切关注本次控制权转让事项的进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同时,在本次控制权转让的后续进展等公告中,对控制权转让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也作出了及时、充分的提示,及时地向市场明确预期。
综上所述,本次控制权转让已进行了充分的风险提示,及时地向市场明确预期。
4、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就控制权转让相关事项已勤勉尽责
(1)本次转让框架协议签署公告后,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密切关注,与公司及时进行沟通。
(2)2020 年 5 月 11 日,董事会紧急召开临时会议,形成明确意见聘请律师事务所就本次控制权转让的拟受让方身份、主体资格、资金来源、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出具专项意见,持续密切关注事件的进展,严格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勤勉尽职来维护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3)2020 年 8 月 25 日,董事会再次紧急召开临时会议,就可能导致本次股份转让未最终完成的主要因素以及转让成功后就交易架构可能发生控股股东的控股地位的稳定性和有效性不足,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存在不确定性,对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和稳定发展可能产生不利影响发表严重的关注并进行重大的风险提示。
(4)本次转让框架协议签署公告后,公司监事会持续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收购过程中的行为进行监督,以维护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如上所述,转让方代表在签订框架协议时欠缺审慎,除此以外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滥用职权对收购设置不适当的障碍,未利用公司资源向收购人提供任何形式的财务资助,未损害上市公司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
5、结合相关交易的谈判过程、主要负责人等,明确具体责任人。
本次交易的谈判过程、主要负责人以及明确具体责任人,如下表列:
 


 
 
结合华为投资和袁晋清、林晖在产业管理、行业经营等方面的经验,及其持股比例、资金实力、日常经营决策机制等方面情况,说明袁晋清、林晖资能否实际控制、经营管理上市公司;
公司回复:
袁晋清、林晖虽然没有实际控制和管理上市公司的经验,但具备一定管理股权基金和产业投资的经验和能力,袁晋清曾担任几家公司的监事职务并于 2012 年创立了华为投资;林晖,在多家创投机构担任董事、高管等职务,并于 2015 年 2016年设立并管理几家投资机构。两人的投资管理相关经验及履历能够保障履行董事、监事相关职务、行使相关的决策和管理职能,两人具备规范运作上市公司的管理能力。
袁晋清、林晖作为产业投资人,本次收购上市公司后将主要通过股东会和董事会实际控制上市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和重大经营决策,而具体经营业务管理将具体授权管理层,构建现代化企业管理机制,确保上市公司经营管理以及业务发展的稳定性。具体说明如下:
1、华为投资和袁晋清、林晖产业管理、行业经营等相关经验及资金实力
(1)华为投资相关投资背景
华为投资系本次交易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东阳华盛之执行事务合伙人,成立于 2012 年 7 月 20 日,主营业务为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截至本回复出具日,除东阳华盛外,华为投资控制的核心企业包括上海宸太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一家于 2015 年 11 月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金 50 万元,主营业务为创业投资和投资咨询(非证券类业务),其主要投资为持有上海东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14.85%的权益,华为投资持有其 99%合伙权益。此外,华为投资于 2017 年 8月 21 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登记编号为P1064328,曾管理过一支私募基金,基金名称青岛嘉鼎晟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编号 SCE637,注册资金 4,000 万元,基金类型为创业投资基金,华为投资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及管理人持有其 2.5%合伙权益,目前该私募基金已完成投资退出和注销。
(2)袁晋清、林晖主要经历及对外投资情况
袁晋清,1985 年出生。曾任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研究员、平安银行上海分行项目经理、上海华佑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监事、铁隆物流(江苏)有限公司监事等,2012 年设立了上海华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袁晋清除控制华为投资并通过华为投资投资其他企业外,未控制其他企业。
林晖,1968 年出生。曾先后任职于上海浦之威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埃力生集团,并曾担任创东方投资合伙人、云南中诚逸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上海汇骏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多家创投机构担任董事、高管等职务。林晖除控制华为投资并通过华为投资投资其他企业外,其他控制的核心企业包括上海汇骏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节度卓新科技咨询中心(有限合伙)。
(3)袁晋清、林晖的资金实力
截至本回复出具日,东阳华盛本次交易对价已全额实缴至合伙企业账户。两人个人资信状况良好,出资来源于自有或自筹出资,不存在杠杆出资、结构化融资的情况,出资金额与其资金实力相匹配。
2、关于袁晋清、林晖实际控制、经营管理上市公司
在实际控制上市公司方面:袁晋清、林晖能够合理保障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实现上市公司未来拓展相关业务。袁晋清、林晖实际控制上市公司的具体方式和路径参见“问题四”之“(1)”相关回复。在实际经营管理上市公司方面:袁晋清、林晖的投资管理相关经验及履历能够保障履行董事、监事相关职务、行使相关的决策和管理职能,具备规范运作上市公司的管理能力。鉴于没有实际控制和管理上市公司的经验,两人通过董事会决定重大经营决策,而具体经营管理方面将授权现有管理层,并且华懋科技设立初期,公司创始人赖敏聪夫妇年岁已高,因此更多将业务开拓及经营管理权利下放至管理层。2014 年 9 月 26 日,华懋科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依照上市公司规定进一步完善了相关管理制度及管理体系。2018 年 4 月,华懋科技创始人赖敏聪、赖方静静辞去董事职务。本次交易前原实际控制人赖敏聪、赖方静静、王雅筠在上市公司未担任任何职务,拥有较为成熟的职业管理团队,经营情况较为稳定,最近三年年均营业收入 9.86 亿元,年均净利润 2.64 亿元,更换实际控制人不会对上市公司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经访谈袁晋清、林晖,获取其出具的相关承诺,未来将在上市公司通过提名选任序保留部分现有董事,尽最大努力保持现有经营管理人员的稳定,保障上市公司业务发展的稳定性。具体安排参见“问题 4”之“(3)”相关回复。
3、结论
综上,袁晋清、林晖的投资管理相关经验及履历能够保障其具备履行董事、监事相关职务能力,两人具备规范运作上市公司的管理能力,本次收购上市公司后将主要通过股东会和董事会实际控制上市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和重大经营决策,而具体经营业务管理将具体授权管理层,袁晋清、林晖通过相关约定和安排能够控制上市公司,并且鉴于华懋科技拥有较为完善的现代企业管理体系和成熟的职业管理团队,袁晋清、林晖在履行相关承诺说明的情况下,能够合理保障管理层的稳定性和业务稳定性。


 



  上一篇:汉坤律师事务所:2020年中国私募基金监管与实务蓝皮书
  下一篇:国家发展改革委《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


世界法律集团  中国央行  Chinalawinsight  康希诺生物CanSinoBIO  中原股权交易中心  A股并购联盟  克而瑞房地产行业研究  惠誉评级  穆迪评级  华兰生物  高瓴资本  华兴资本  中信证券  河南水投集团公司  豫金刚石(代码300064)  中原环保(代码000544)  民航资源网  河南省通用航空协会  河南省国资委  国资委  河南省大数据管理局  河南省商务厅  河南省工信厅  河南省发改委  河南省金融局  中国证监会  国家发改委  国家外汇管理局  中国商务部  资本市场统一信息披露平台  IDG资本  普洛斯中国  基金业协会信息公示系统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  河南国控集团公司官网  上海金融法院  上海证券交易所  秦晖的专栏  上海证券报  中国债券信息网  巨潮资讯  
版权所有:公司证券律师
电话:18600639400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绿地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