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律师介绍 专业领域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 付费咨询 联系我们
行业动态
首 页 -> 行业动态 -> 芯片业的显赫董事,接受调查
芯片业的显赫董事,接受调查
发布者:admin     浏览次数:18     发布时间:2022/9/21

履职的公司市值之和,超过6000亿。

记者丨覃毅 鄢子为

编辑丨陈晓平

一夜之间,芯片业又有人事震荡。

 

9月16日,中芯国际、长电科技、三安光电三家上市芯片公司,均火速公告,声称董事任凯无法正常履职,强调因其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不会对生产经营、财务状况等产生影响。

 

任凯为华芯投资副总裁,据官方公告,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

 

图片

 

7月以来,任凯在华芯以及“大基金”的多位高管同事,陆续接受调查,他们一度在芯片产业投资领域,占据显赫地位。

 

财经评论人士、资深注册会计师谢宗博认为,芯片业受短期人事波动影响有限,产业引导基金将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1

 

显赫的董事

 

 

在芯片业,任凯地位特殊,身兼多家头部芯片企业的董事。

 

他出生于1972年,今年50岁,硕士学历,本科毕业于哈尔滨工程大学工业外贸专业,研究生就读于北京交通大学软件工程专业。

 

1995年,时年23岁的任凯,进入国家开发银行机电轻纺信贷局。

 

他在国开行工作19年,一路晋升至评审二局四处处长,长期从事装备、电子领域的贷款项目评审和投资业务工作。

 

“在国开行评审二局工作期间,他曾带领团队完成了上百个重大项目评审,年均评审承诺额超千亿元,累计在集成电路领域承诺贷款达300多亿元。”天眼查上对其有这样的描述。

 

2014年9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一期募资1387亿元,二期2041亿元。

 

图片

 

“大基金”唯一的管理人(GP,普通合伙人)为华芯投资,负责日常的投资运作。国开行子公司国开金融,持有“华芯”45%股权。

 

当年9月,任凯转入华芯投资工作,担任副总裁。

 

通常,华芯会派驻高管在投资项目担任董事等职,随着大基金布局展开,2015年、2016年两年,任凯密集进入多家半导体公司的董事会。

 

截至事发前,任凯不只在三家上市公司任职,同时进入长江存储、武汉新芯、湖北紫光国器、紫芯科技的董事会。今年6月,他刚刚以98.92%的高得票率,连任中芯国际董事。

 

此前,他还担任过沪硅产业、万业企业的副董事长。

 

图片

 

任凯履过职的企业,几乎均为芯片细分赛道的头部公司,在中国半导体产业举足亲重,且市值规模巨大。

 

单就5家A股上市公司而言,截至9月20日,中芯国际市值约3065亿,三安光电市值873亿元,长电科技409亿元,沪硅产业531亿元,万业企业206亿元,合计市值超过5000亿。

 

两家未上市公司,长江存储及其子公司武汉新芯,高榕资本去年给出的估值为1600亿元。

 

这些公司的市值加总,高达6684亿。任凯作为董事会中代表大基金的一员,可以说,举足轻重。

 

中芯国际披露,2021年,任凯连同另一董事,就公司股票激励方案提出异议,认为净资产收益率目标过低,投下弃权票,管理层与两人进行沟通,决定“相关考核指標将纳入到对公司管理层的内部考核。”

 

同时,任凯一度担任福建安芯投资的董事长,履职长达5年。

 

这家投资公司由国家大基金、三安光电和晋江安瀛投资共同设立,旗下管理的安芯基金目标规模为500亿元,首期规模即有75.1亿元,同样投向集成电路行业。

 

 

2

 

核心超盘手

 

 

华芯任职的7年多,任凯经手的大项目不在少数。备受关注的,就有长江存储、中芯国际等头部项目。

 

华芯投资成立未久,即由大基金一期联合紫光集团等多方,共同出资386亿元人民币,启动了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长江存储。

 

时任大基金总经理的丁文武任副董事长,任凯也占据一席董事席位。

 

“2016年投资长江存储,是大基金单笔出资最大的项目。”时任华芯投资总裁路军曾公开表态称。

 

这个国内顶尖存储芯片项目,大基金一期投资135.6亿元,持股约24%;2017年,又向长江储存的间接控股股东“湖北紫芯”,投资145.79亿,占比49.24%。

 

2021年12月,长江存储二期科技公司募资,为支持其提高产能,大基金二期又投了180亿元,持股30%。

 

图片

 

2020年,在一个湖北产业发展视频会上,任凯公开表示:二期基金积极支持湖北产业发展,已推动两个重大项目在湖北落地,分别是总投资规模800亿元左右的长江存储,以及总投资规模120亿元的三安光电项目。


单在长江存储,大基金直接或者间接,总共投资约460亿,任凯均直接参与其中,然而,交易的股权架构安排,业内也有争议。

 

中芯国际方面,大基金亦是关键投资方。

 

公开报道显示,大基金在一期投资计划中,共参与中芯国际9个项目,有效承诺约250亿元,借此拿下11.54%的股权,成为中芯国际第二大股东。

 

到大基金二期,其向中芯国际附属子公司中芯南方投资15亿美元,又以战投身份,斥资约35亿元参与其A股IPO,随后出资12.245亿美元,再参与中芯国际12吋晶圆项目。

 

2015年8月起,任凯即进入中芯国际董事会,一连串的投资,不断强化了其话语权。

 

任凯连带大基金的进入,左右了产业链上许多公司的命运。

 

比如,任凯任职董事的长电科技,于2015年8月,以7.8亿美元,全资收购新加坡芯片封测公司星科金朋,后者当时体量是长电的两倍,且在Chiplet(芯粒)领域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因陷入亏损而变卖股份。

 

大基金为这笔收购,总共出资1.6亿美元的现金,加上1.4亿美元的贷款,助其完成并购。

 

图片

 

如今,星科金朋成为长电的核心资产,2021年,贡献约165亿元的收入,占到总营收一半。

 

 

3

 

芯片业反腐

 

 

任凯的被查,并不是孤立的。

 

7月以来,一连串的芯片反腐动作,指向大基金以及华芯的众多高管,路军、丁文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均先后接受调查。

 

《21CBR》记者检索资料发现,2015年初,为加快“大基金”在上海的合作落地,丁文武带队,时任华芯投资总裁路军、副总裁高松涛、任凯、总监杜洋等一行专程前往上海调研,听取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情况及建议。

 

公开资料显示,5人均在接受调查。这显示出,新一波芯片反腐,涉及面较广。


“从被调查者来看,围绕大基金的管理运作者以及落实到企业的使用者,基本形成了从上到下的链条,有可能会屏蔽监管环节,给人钻了空子。”半导体行业观察人士孙永杰向《21CBR》评论称。

 

围绕大基金的运作,谢宗博认为,引导基金目标本在为支持行业发展,不纯粹以盈利为导向,需要构建监督机制,有效约束管理层的行动。

 

“在决定投资标的、投资金额上,管理层具有较大的权限,如果制约机制薄弱,容易出现违背引导基金目标的情况。”他评论说。

 

图片

 

反腐和整顿仍在继续,但是,并不应以此否认大基金已有的成绩。

 

9月初,苹果公司表示,正在评估从长江存储采购芯片,以用于在中国销售的iPhone手机中。此前,苹果一直采用三星、SK海力士的存储芯片。

 

这从侧面说明,产业基金引导下,不少细分领域,确实在缩小和国际巨头的差距。此外,在大量项目上,基金本身也获得了可观的浮盈。

 

“政府引导基金比以往政府补贴的激励手段,更符合市场化的趋势,即使出现个别违规行为,相信通过理顺机制、规范管理、严格考核等手段,能继续发挥推动重点行业发展的目标。”谢宗博说。

 

据悉,任凯被查后,大基金已提名汤树军,作为三安光电的新任董事候选人。

 

个别人会掉队,中国芯片业的前进步伐,不会停歇。



  上一篇:什么叫双重主要上市? 阿里香港纽约双重主要上市 
  下一篇:山西最大煤企原董事长郭金刚调离一个月后被查


版权所有:Securities lawyer/Merger lawyer
电话:   1860063940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    新闻中心